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首页
您现在:宁德长安网 >> 社会聚焦 >> 浏览文章
闪婚又闪分,草率的感情经不起意外......
作者:2019-5-30 来源:柘荣县双城镇综治办

  

    本网讯  已经三十好几的罗某是大龄“剩男”,家在农村家里经济条件又不是很好,一直找不到对象,家里人也为他着急。今年1月,急于成婚的罗某通过媒人介绍认识了孔某,没过几天,双方就举办订婚仪式,立即办理了结婚证生活在一起,但尚未按照民间风俗举办结婚仪式。不料天有不测风云,春节前的一天,孔某在回自己家时不慎摔倒致脊柱骨折,住院治疗一个多月,共花费医疗费4万多元,罗某除几次探望外,绝口不提医疗费分担,从此时起在两人间开始有了裂缝。孔某出院后,因住院期间用药担心对两个多月的胎儿不好,自行决定终止妊娠。罗某家长通过向医生了解到孔某的病情可能会有后遗症后,抱孙心切的他生出“棒打鸳鸯”以免人财两空的想法。罗某也对孔某私自将胎儿拿掉不满,加上两人交往不久闪婚的感情基础本就淡薄,也同意与孔某分手。罗某假装将孔某接到家里休养,孔某到他家后,罗某与她谈起要分手并收回订婚时的彩礼。孔某借口回家跟家人商量离开后,就再也不与罗某接触。订婚时罗某共给付聘金8万多元和若干金银饰品等,不甘心“竹篮子打水——一场空”,罗某家人多次到孔某家中讨要,孔某家长主张分手可以,是罗某提出解除婚约的,彩礼一点都不能退,双方一直僵持不下。5月26日下午,罗某全家带着媒人、亲属共9人再次上门,看到心脏不好的罗某家长激动不已,孔某不胜其扰答应退回赠与的金银饰品,罗某家长认为只要没有办理“结婚仪式”就不算“结婚”,还是坚持除了金银饰品最少也得收回部分聘金,孔某认为罗某没有额外给他钱用于治疗用,双方发生激烈争吵,孔某拨打报警电话后,民警来到现场告知双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。


    5月27日上午,孔某和罗某各自带着自己的家人来到柘荣县双城调委会,两方你一言我一语,各讲各的理,时不时还夹扎着唇枪舌剑、互相辱骂。“够了,要争吵的到门外去吵个够!一个一个说,把纠纷经过说清楚。”调解员谢圣耀及时维护了调解秩序。听完两方描述了事情经过,表达不愿再结儿女亲家的意愿,罗某家长再次提出退还全部彩礼的诉求。调解员指出,男方婚前给付的彩礼视为对女方的自愿赠与,法律规定可要求退还彩礼的情形只是双方领取结婚证并未共同生活,在婚姻持续期间有互相扶养的义务,男方未分担女方的医药费,其主张退还彩礼于法无据,于情无理。调解员单独将罗某和孔某请到谈话室,再次做他们的思想工作,但孔某已经对罗某家人的表现伤心透顶,只想尽快了结这段感情,罗某也提出考虑到孔某的困难,只要拿回金银饰品和购置的结婚礼服就好,不再主张聘金。看到他们确无和好的可能,调解员根据他们的意愿拟定了财产分割协议:双方当面交割退还赠与对方的金银饰品(礼服),婚姻持续期间的债权债务各自承担。拟好协议,又出现了一点小插曲:罗某家人怀疑孔某拿出的部分金饰不是真品而拒绝在交接单上签字,在场人等包括调解员都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。调解员只好让罗某自行联系原先购买的店铺老板,让其给予鉴定。折腾到中午十二点多,罗某终于确认了金饰是其赠与孔某的“原装货”。看到双方交接完毕,调解员语重心长地说,“希望你们做不成亲人,也不要做仇人,出了这个门,路上遇到大家还能有个问候。”


    据悉,当日下午,罗某和孔某到民政局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后平和分手,双方未再起波澜。正可谓“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”,但草率的闪婚留给双方家庭的酸辛苦辣,又岂能如此风轻云淡?

(涉及到当事人隐私,文中均为化名)


 

(编辑:admin)



要闻推荐

主办:中共宁德市委政法委员会   

本网站由宁德市长安网版权所有

闽ICP备13004594号